老兵迅雷转型:从资源下载转向移动互联与云服务

  而在售出迅雷看看之后,也意味着在线视频业务也已经不在迅雷的下一步计划之中。

  十多年来但凡圈内几大巨头混战,迅雷又总是能够充当一个安静的看客。每当360、腾讯、金山、搜狗等杀得之际,迅雷总是能做到独善其身,也常常凭借其江湖地位向自己的亿万用户喊话,表示绝不参与此类恶性竞争,尽全力用户权益。

  同样的例子还出现在迅雷曾经的另一个宏伟计划中,作为PC时代重要入口的下载工具,迅雷计划凭借入口优势和自身的资源优势建设一个基于资源分享的互动社区,在当时网盘已经出现的前提下,这一社交平台+资源分享的构建模式无疑更具有前瞻性。

  这看上去甚至还是一项具有社会责任的长远计划,不过目前只是和电信在国内的部分地区进行了推广,后续会有什么样的改进和变化还有待观察。

  这些相似的结局无疑让作为行业巨头的迅雷尴尬不已,此时的迅雷像极了江湖中的草莽英雄,空有一膀子力气,和谁叫板的雄心壮志都有,但每次却又都不得要领,以至于时间久了连自己都有些丧气。

  产品上的屡屡碰壁只能算是前进上遇到的波折,迅雷真正的痛处在于伴随其诞生之处就存在的版权问题。而在售出迅雷看看之后,也意味着在线视频业务也已经不在迅雷的下一步计划之中。

  2013年虽然上市成功,但是代价,被人形容为“流血上市”,之后两年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也如预期般不尽如人意。再加上4月1日刚刚剥离了曾经的另一项核心业务迅雷看看,看上去迅雷可拿得出手的东西越来越少,失意的互联网老兵迅雷似乎正处在前所未有的落魄局面中,尴尬的看着在移动互联网世界中拼杀的小辈们。

  不过能够预见的是,迅雷接下的发展战略的确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从最开始的资源下载和在线视频,开始向移动互联和云服务上倾斜,这转型看上去很难,因为子转得太大,但是难也要做,因为迅雷再也经不起了。

  另外一点,正如过去人们曾经调侃过的腾讯和迅雷的区别如同老婆和小姐,一个是常用的,一个是有需要时才用的。迅雷也早已在弯上越飘越远,虽然同为国民级应用,但迅雷和腾讯之间的差距就在于迅雷始终是一个工具,而腾讯已经成为了一个平台。

  失败后的迅雷并不甘心,2012年,重整旗鼓后的迅雷发布了名为“迅雷”的兴趣分享项目,将《创世纪》中的概念引入,意图打造一个乌托邦式的资源分享平台,这个平台兼顾了社交、资源分享和云存储等多个概念,看似是一款前景广阔的产品,然而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后,由于版权问题迟迟无法得到解决,加上用户活跃度未达预期,轰轰烈烈的迅雷计划宣告关闭。

  于是在随后更新的那个版本的迅雷中,出现了一个名为迅雷邻居的插件,每个迅雷用户都可以在迅雷邻居中看到自己身边的其他用户,并且直接获取他们电脑中的资源,然而这一基于人人分享的设想虽然大胆且极具创意,但是却严重侵害了用户的隐私,最终尝试宣告失败。

  此外,在3月上旬,迅雷还正式发布了另一项极具创意的迅雷快鸟服务,这是一项和运营商合作的网络加速服务,技术原理为大幅提高用户现有物理宽带带宽,提升上网速度和上网体验。

  这种角色定位上的差距决定了工具只能丰富自己的功能而却缺乏打造一个平台的实力和机会,如果一旦核心业务收到冲击那么靠着砍掉自己的一两只胳膊是远远不够的。

  如今,告别了看看的迅雷毅然的了一条不归,但这一切却并没能掀起什么波澜,更多的则我们是对过去的感慨。

  产品上的屡屡碰壁只能算是前进上遇到的波折,迅雷真正的痛处在于伴随其诞生之处就存在的版权问题。在早年间盗版的年代里,迅雷大可不必将这些放在心上,然而在面临上市,以及国内大改善的背景下,迅雷很难再忽略版权这一严峻的现实问题。

  在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中,迅雷版本几经更迭,也不乏开发出的失败的产品,但是纵使风吹雨打,凭借着网民对下载的刚需,迅雷一直维系着自己的强势地位,在最巅峰时期的迅雷几乎做到了对下载领域的垄断,这也让迅雷成为了为数不多的能够在同类产品竞争中完胜腾讯的公司之一。

  然而兴盛于PC时代的迅雷并没有像互联网拓荒时期的伙伴腾讯那样在移动互联时代华丽转身,并且又一次迸发出惊人的活力,甚至被许多当年的后起之秀甩在了身后。

  也许我们感慨的不仅仅是迅雷本身,更多的则是那个初识互联网的时代,甚至是那些通宵开迅雷下小电影的日子。时光飞逝,记忆中的样子还历历在目,我们却早已不是当初的我们,在这个崭新的时代,就让迅雷安静的再次出发吧,未来的日子里希望还会一直有你的陪伴。(文章首发钛)

  比美图秀秀还要早诞生两年的光影魔术手曾是一款十分优秀的国产图片处理软件,如同它酷酷的名字一样在2008年里这款软件曾获得了国内几乎所有权威数字的一致好评,随后它被迅雷收入囊中,然而迅雷不仅没有让光影魔术手更进一步,反而被后起之秀美图秀秀越甩越远,最后的结局是,光影魔术手的最后更新日期停留在了2014年4月28日,项目组也早早解散。

  迅雷布局移动端不可谓不早,早在诺基亚时期,手机迅雷、手雷等移动端的产品就已经出现,但是随着网速的提升,移动设备的更迭,用户娱乐需求的变化,让下载变得不再成为一种刚需,下载工具自然也就被排除在了需求范围之外。

  在经历了几年不温不火的尝试之后,终于,2009年,迅雷推出了自己的会员系统,正式开始了迅雷系统的付费计划,在六年后的今天,我们重新审视迅雷的会员计划,纵使不少人仍对于迅雷的圈钱手段嗤之以鼻,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不管代价是什么,迅雷的确已经拥有了大批的付费用户,也让自己的会员养成了较为良好的付费习惯。

  迅雷了来自前所未有的唱衰,这位在互联网拓荒时期脱颖而出的草莽英雄影响力在逐渐衰弱,身上所打下的深厚的PC时代烙印也成了转型的障碍,英雄迟暮或许并不属于现在的迅雷,但却似乎就在不远的将来。

  这话在别人嘴里说出来可能有点装X,但是如果是出自迅雷就颇有一番置身事外又尽在掌握之中的世外高人之感。要知道,能在十几年的互联网汹涌中下来,靠的可不仅仅是运气,如果这么多年来日子过得都还不错,这本身就是一种江湖地位的象征了。

  和其他几个领域里的巨头们一样,迅雷当然不满足于只在下载领域内当老大,在迅雷5大获成功后,迅雷夯实了自己在业内的地位,也拉开了进军其他领域的序幕。

  最近几年来,迅雷屡屡遭到国内外关于版权问题的审查,也曾被国内有关部门约谈整改,然而在中国下载这项服务在目前阶段是不可能跟版权脱开干系的,迅雷小打小闹般的整改更像是,并不解决根本问题。2011年的那次上市失败使得迅雷失去了狗狗搜索,也令自身元气大伤。

  这是一项看似用户和迅雷双赢的计划,同时也为迅雷推出专属的由器打下了基础。而由器的出现也就意味着迅雷离自己的客厅布局又更近了一步,联想到迅雷曾推出的电视盒子产品,凭借着酝酿中的水晶计划和大量的离线资源,迅雷似乎也的确有进军客厅互联网电视领域的资本。

  除却腾讯强大的会员体系之外,你很难在国内的互联网圈内找到一个向迅雷这样有着稳定且数量庞大的付费会员群体,这一点在国内的互联网市场中难能可贵,也让CEO邹胜龙颇为得意。

  诞生于21世纪初的迅雷无疑已经是互联网圈子里的老前辈,2003年前后,伴随着中国互联网普及运动的开始,大批的网民涌入了这个崭新的世界,随之而来的是这些人对于娱乐和游戏的渴求,此时的迅雷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通道”角色,它将网络上形形色色的资源通过自己传输到千万台个人电脑上,一时间,迅雷这种工具成为了装机量仅次于QQ的软件,直至今日,迅雷也仍然是为数不多的几款国民级的PC应用之一。

  如果说狗狗搜索、迅雷看看、迅雷云播等产品还算得上有一定市场和口碑的话,那么仍然还有数不清的功能重复、定位模糊的失败产品如同镜子一般映出了迅雷这些年来的失意。

  愚人节当天,科技圈最大的新闻来自沉寂了许久的迅雷(见钛报道《迅雷不过愚人节,把迅雷看看卖了!》)。在13年上市成功后的迅雷,虽然一直遭受诸如股价下跌,转型失利等负面消息的困扰,但是凭借着庞大的用户基数迅雷似乎从未在互联网的第一梯队中掉队,然而,在以出售了核心业务之一的迅雷看看后,关于其前景的预测也变得微妙至极。

  作为PC时代的“右下角”之一,迅雷有过辉煌的历史,也有过的教训,在下载需求逐渐减少的今天,迅雷再也无从前那么活跃了。版权的困扰让这个昔日的巨人习惯了低下头走,过去几年的种种决策失误也曾让他饱经风霜。

  在2006和2007年里,狗狗搜索和迅雷看看先后被迅雷推至台前,这二者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了迅雷最主要核心业务。随后的几年里,迅雷并没有放弃摊大饼的计划,包括网页游戏、手机软件、安全助手、游戏加速等领域迅雷也均有涉猎。

  如同其他一些已经掉队的战友一样,迅雷如今这般田地的确与他未能抓住移动互联网大潮有关,但是根本的区别在于,并不是迅雷自己不想抓住,而是时代已经不会再给他这样的机会。

  随后的几年里随着迅雷看看的逐渐成熟,以及国内互联网带宽的提升,迅雷将重点放到了诸如游戏加速、云存储、在线视频播放等云端技术上。其中迅雷快传、迅雷云播等产品也曾轰动市场,但是比起上述这些产品在诞生之初的热闹,大部分产品的结局并不那么理想,多数最终都至无人问津的窘境。

  在关于接下来的战略问题上,CEO邹胜龙曾表示将会继续深耕移动市场,同时要发展迅雷的水晶项目,水晶项目是一个众包式CDN模式的计划,迅雷用户上传闲置带宽获得的励,并且可以兑换成,而迅雷公司将整合利用这些原本浪费的带宽资源,例如会将用户贡献的闲余带宽,打包优化后分销至其他大流量消耗企业,比如在线视频、网盘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