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片神器快播洗白已晚吸引海量用戶帶來厚利

  快播使用的是基於P2P(點對點視頻點播傳輸系統)的一種技術,能實現將視頻種子轉換成在線觀看的方式,匯集並激活了大量影視資源。而且下載人數越多,下載速度越快。

  “自2014年3月以來,快播已啟動商業模式全面轉型,從技術轉型原創正版內容。”快播在公告中稱。

  快播宣布,將關閉qvod服務器,停止基於快播技術的視頻點播和下載,清理低俗、涉盜版內容。

  快播表示,目前主要在做三方面的准備:第一是購買了影視類域名﹔第二是把雲帆搜索和快播娛樂風向標中的涉盜版內容全部技術屏蔽﹔第三是未來一年投資不低於1億元購買版權、不低於3000萬投入支持國內微劇創新。

  快播CEO王欣一直強調,快播是一家技術公司,打著“不做內容,隻做技術”的旗號,卻將散落在互聯網各個角落的盜版、內容等傳播開來。

  快播(Qvod播放器)資深用戶小黑告訴新京報記者,聽到快播“挂掉”的消息,他的難過之情已溢於言表。許多年來,快播頂著的“看片神器”的“盛名”存在,成為了部分忠實粉絲的生活必需品,小黑是其中之一。

  深圳市表示,根據群眾舉報,快播涉嫌傳播淫穢信息,機關正在核查中。

  在快播(視頻播放器)、快玩(游戲)以外,快播公司還開發了盒子產品,先后推出快播大屏幕、快播小方。行業內普遍認為,做盒子是快播創始人王欣本人情懷的一種映射。在2005年,王欣曾進入盛大任職,主導“盛大盒子”的研發。

  一位熟悉快播模式的中小站長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在這一類視頻播放器當中,快現最早,積累了大量用戶,它的主要優勢其實不是在於播放器產品,而是對P2P技術的精進。“能找到很多其他地方得不到的資源,當然不排除公司也會自己放入一些影片資源。”

  上述人士表示,電影視頻站的流量是不算優質流量,因為用戶停留大都是為了看視頻,看完就離開,進行廣告轉化的量不大。而且,很多電影站是不合規的。

  “我們其實一直在為戰略轉型准備,2012年年末開始相關調整,比方說,跟央視購買版權,推出盒子產品,收購影視類運營。”快播高級市場經理黃勇曾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快播這家公司產品有很大用戶量,在草根階段,做得不徹底,發展到一定規模就必須回歸到主流的裡面去。”

  在快播的發展歷程當中,有周鴻?的影子存在。快播提供給電影站的視頻播放技術完全免費,獲取流量后在其他方向實現營收﹔在這一點上,與奇虎360殺毒採取的策略和周鴻?個人宣揚的免費完全吻合。

  變故接踵而至:5月15日,廣東省通信管理局向快達了《行政處罰意見告知書》,處以吊銷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証的處罰﹔20日下午,有媒體報道稱,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向快達了擬行政處罰聽証“通知書”,擬對涉嫌多次嚴重盜版的快播處以2.6億元罰款。

  快播公司的盈利模式包括幾大方面,一是網頁彈窗廣告,二是軟件捆綁推廣,主要合作廠商名單中有百度、騰訊、搜狐等知名互聯網企業,客戶需按下載向快播付費,第三是與游戲廠商合作運營游戲,以獲取分成收入。

  現在,另一家周鴻?投資過的視頻公司迅雷,已經成功遞交上市申請,快播卻是前途未卜。

  事實上,想要找到快播視頻播放的替代品並不難,暴風影音、迅雷、百度影音等都可選擇,但上述產品管控嚴格,都無法提供如快播一般豐富的視頻資源。西瓜影音、快屏是同快播相似打P2P技術“擦邊球”起家的,不過目前還都未形成氣候。

  “電影視頻站為快播帶來了海量用戶,商業模式對快播而言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反過來,快播會為擁有百萬級用戶以上的視頻站在軟件上提供流量入口。總之,兩者互相扶持。”他說。

  據了解,快播在2009年就已經實現盈利,2011年銷售額達到1.3億元。

  與這一系列動作相比,快播在4月16日發出的那份“轉型”聲明則顯得十分無力,成為了其最終轉型不及的一個注腳。

  南京大屠殺公祭習談公祭日李克強亞歐行無人機闖空中禁區呼格案再審結果不動產登記西部冰川萎縮股市年末躁動小年火車票今日開售幼兒園危房倒塌聶樹斌案3大疑問東三省人口流出習公祭日講話李克強談吃空餉問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

  他還透露,與快播分成比例是3:7,快播作為聯運平台拿7成聯運收入。例如:快播推廣一款游戲月流水1000萬,那麼700萬就是它的毛利。“快播是一個流量平台,擁有龐大用戶,算是游戲產業內的一個較為不錯的渠道平台。”

  而游戲是快播容易讓人忽視的一塊重要業務,它以“快玩”這一產品形式存在,實際上是在做游戲平台。營業額佔比達到一半。

  “快播作為流量平台,給游戲公司提供廣告導流入口,也有客戶端捆綁下載的形式。”一家同時運營頁游、手游廠商的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這家廠商在快播合作伙伴中排名靠前。

  用戶群體龐大,至今版權問題卻未得到實質改善,當風向改變,快播了7年公司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打擊。

  公開信息顯示,目前,已經進入快播的資本方包括來自奇虎360董事長周鴻?和騰訊創始人之一曾李青的投資,以及軟銀賽富的一筆融資。作為投資人,周鴻?曾親自出席快播的發布會,站在王欣身旁打氣助陣。奇虎旗下360手機助手與快播合作密切,某些產品還相互捆綁安裝。

  4月16日,快播突然發布公告稱,將關閉qvod服務器,停止基於快播技術的視頻點播和下載,清理低俗、涉盜版內容。小黑也已經發現,雷達功能癱了。

  “BT、電驢、快播等很容易理解成避風港原則,但其實他們是進行了內容的編輯再整理,並不是內容上傳顯示出來就完了,有進一步加工,動機不完全基於算法。”泰和泰律師事務所律師梁迅通對新京報記者表示。

  “避風港原則”是指作為用戶上網工具的網服務提供商,隻要在接到被侵權人書面通知后,將侵權作品或者是侵權作品的鏈接刪除,即可進行抗辯。這個規則源於美國的相關法案,中國的《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也已作出類似規定。

  海量用戶為快播帶來了豐厚的利潤,快播公司的盈利模式包括幾大方面:網頁彈窗廣告、軟件捆綁推廣、游戲分發

  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通報,快播公司傳播淫穢信息情節嚴重,行為涉嫌構成犯罪。

  梁迅通舉例稱,快播5.0出來的時候,進入雲帆搜索,直接引導一些固定的網站,為其帶來大量的訪問量。雲帆搜索存在一些主觀的東西。

  直至今年4月22日,警方突訪快播深圳總部,深圳市稱是根據群眾舉報,快播涉嫌傳播淫穢信息。事發之時正值機關開展打擊網上淫穢信息專項行動,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等部門發布公告,要“依法嚴懲制作傳播淫穢信息的企業和人員”。

  當時的快播還缺乏“斷臂”的決心和動力,到2011年年底,快播公布的周活躍用戶數已經高達兩億,約等於視頻行業老大優酷的數字。數十萬電影類視頻站點依賴快播視頻播放器生長、壯大。打“擦邊球”的前景似乎也沒有很壞。

  快播的轉型之醞釀已久,雲帆搜索於2013年4月推出,“通過雲帆搜索匯集正版資源,替換一直以來的P2P加速網絡”是快播搭建該產品的初衷——至少對外宣稱如此——不過后來同樣盜版、淫穢視頻橫行。

  “因快播已關閉QVOD加速,所以首次打開播放頁加載影片會比較慢。”現在打開一些小電影站,你會發現在它們首頁的顯著挂出了這樣一行小字。

  在盜版電影站最火爆的時期,電影站站長們大都採用快播的建站模式及播放器,網站建好后,選擇加入百度網盟等廣告合作的方式,實現流量變現。

  5月15日,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通報,快播公司傳播淫穢信息情節嚴重,行為涉嫌構成犯罪,廣東省通信管理局擬對其處以吊銷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証的行政處罰,目前門也立案偵查,並刑拘了多名犯罪嫌疑人。

  對於快播這家公司,王欣顯然有比“看片神器”更宏大的定位:成為最受用戶喜愛的互聯網娛樂技術公司。他還一度希望借助盒子硬件產品做大整體盤子,提升未來估值。

  “百度影音最開始幾乎是對快播的模仿,后來發現風險太高,停掉了。身為大公司不太會觸碰這個領域,而快播一直在打擦邊球。”一位百度聯盟成員的互聯網公司負責人對新京報記者表示。

  快播想要做大,也懷有“一顆上市的心”。快播已經在“灰色”時期積累了巨大的用戶量,艾瑞數據顯示,近年來快播在客戶端視頻軟件當中名列前茅。

  其中,前兩塊比較直觀,特別是“軟件捆綁”的場景更為大家所熟悉:你任意打開一家電影站,收看前提示下載快播播放器,等下載完畢后卻發現其他軟件也一股腦被裝上了。

  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等部門發布《關於開展打擊網上淫穢信息專項行動的公告》。

  “從BT、電驢、快播各種軟件不斷在國內被禁,可以看到我國對版權的保護力度的不斷加強和完善。”梁迅通表示,“快播的今天就是長期以來不作為的后果。”